残剑留情

来源:全球功夫网         记者:范婷

(一)

小时候,爷爷最喜欢跟我讲故事,满天星光下萤火虫在起舞。
爷爷的爷爷的爷爷是个乡绅,有田地,读了点书,仍是地主。
我们老家以前有一栋木头房子,是爷爷的爷爷的爷爷修建的。
那栋木头房子有一个小阁楼,只有一扇窗,里面曾住着阿飞。

阿飞白天给我家放牛,晚上在阁楼里过夜,他没有爸爸妈妈。
坐牛背横吹笛似乎是牧童哥与生俱来的本事,阿飞当然也会。
阿飞不只是在牛背上吹奏哀伤,在明月清风有约的夜晚也吹。
在哀伤是一种奢侈品的年代,阿飞与生俱来的哀伤只有她懂。
与阿飞遥遥相对的是族长家的小阁楼,那里面住着丫头莫莫。

阿飞生活的地方是一个小镇,镇上有很多小孩,跟他一样都是孤儿。
在那个以武论英雄的年代,阿飞决定走江湖,带着他最喜欢的姑娘。
阿飞也许并不能成为英雄,他什么都不会,但是他身边有了个美人。
人说,英雄气短只因儿女情长,既然有了美女在旁相伴,阿飞做英雄只是慢一步而已。
不管怎么样,阿飞带着姑娘离开了破庙,驾着的马车是隔壁的牛二家二叔的唯一财产。
牛二跟着一起上了车,阿飞只想跟姑娘一起走,但是牛二说大侠身边都有一个马车夫。
于是,作为车夫的牛二驾着车,带着阿飞和阿飞的美人莫莫出了小镇,走上了大官道。

阿飞除了有一把破剑以及一头不羁的长发,什么都没有,但他在莫莫的眼里已是英雄。
莫莫爹娘在一次与隔壁镇的火并事件中死了以后,族里把她给族长家大小姐做了丫头。
大小姐长得像族长,胖且不好看,开心不开心都让莫莫给她做马骑,手里扬着长鞭子。
很多人跟莫莫说过要带她走,牛二也说过,所以莫莫自恋地想牛二跟着阿飞是因为她。
族长家二少爷还给过莫莫一个铜钱,说多攒一些钱就可以走了,但是被大小姐发现了。
二少爷的娘是族长的第二个妾,大小姐的娘是县太爷的女儿,别说是少爷,族长都怕。
莫莫认为阿飞才是真正的王子,虽然他带来的不是水晶鞋,但是他带来了牛二和马车。


(二)

阿飞他们一行三人一马在官道上飞快地往前走,至于想去哪里还没想好,往前就对了。
莫莫说饿了,牛二回过头也说饿了,阿飞心说我也饿,但是作为大哥他不好意思出口。
二少爷不知道是怎么知道的,在先天晚上偷偷给莫莫送来了一口袋馒头,足足有十个。
第一天,吃了六个,第二天,吃了三个,最后一个还在阿飞怀里揣着,大哥掌握粮仓。
阿飞拿出馒头给莫莫,说男子汉大丈夫,经得起饿。坚定地看着牛二说,好好驾马车。
看了看莫莫,牛二抹了一把口水,回过头去驾车。阿飞看了看天说,就在这里过夜吧。
马车停在了一棵大槐树下,在二叔家一直负责饮马工作的牛二卸了马车,牵马去饮水。
阿飞靠着大树看夕阳,余晖给这个美丽的少年镀了一层金色的边框,莫莫忘了肚子饿。

阿飞不是在欣赏这无边美好的山野夕阳,他在苦思要怎么才能大侠,在饿死之前。
牛二欢呼着回来了,他说我抓到鱼啦,怀里抱着的两条尺来长的鱼还在挣扎弹跳。
真的吗?莫莫腾地跳下了马车,忘记了树下坐着的那个美少年,她跑向鱼与牛二。
莫莫开心地抓过一条鱼,她眼神闪闪发亮地看着牛二,牛二得意地说起抓鱼经过。
马儿闻到水,撒开蹄子跑到了河边,畅饮一回河水,便在岸边踱步享受多汁青草。
牛二心情跟马儿一样激动,那双露出脚趾的破鞋一前一后甩在半空,纵身溪水中。
牛二喝饱了清泉,梳洗了一番他那如荒草般的乱发和灰扑扑的脸,满足得想唱歌。
阿飞看着牛二给莫莫讲故事的样子,心里突然生出懊恼,他顿住了跑过去的步伐。
篝火燃起来了,莫莫小口小口地咬着鱼,说真香真好吃,她问阿飞你为什么不吃。
一条焦黄的鱼被串在棍子上,在阿飞的眼前,牛二举着那鱼,阿飞你为什么不吃。
阿飞张了张嘴,什么都没说,他低头,复又抬头,飞快地从牛二手中接过那尾鱼。

一滴露水在太阳照射下熠熠生辉,很快就消失不见。莫莫醒来了。
她伸了个懒腰,昨晚吃了鱼后,做梦都觉得鱼香扑鼻,舍不得醒。
莫莫觉得有点不对,她推醒还做梦还在笑的牛二问,阿飞去哪了。
牛二揉揉眼睛一时醒不过来,他咕哝道烤鱼真好吃,我还要吃鱼。
莫莫跳下马车,跑到了篝火旁边,还有青烟腾起,但是没有阿飞。
一直栓在树下的马儿也不见了,难道阿飞抛下莫莫跟牛二,跑了?
牛二是在莫莫的哭声中醒来的,莫莫的泪水让少年牛二不知所措。
露出两个大脚趾的牛二跟哭花了脸的莫莫,在树林里呼唤着阿飞。
阿飞你在哪里,你怎么能把我的马骑走,我跟莫莫要怎么办?
阿飞你去哪儿了,你说过要带着我走的,现在你却一个人走?
阿飞你不仗义,我都说了给你做马夫了,以后你一定会后悔。
阿飞你快回来,再不回来,我就不嫁给你了,我要嫁给牛二。

牛二,肯定你做了什么事惹阿飞生气了,不然他不会抛下我的,肯定是你的错。
莫莫,你别哭,都是我的错,我去把阿飞找回来,阿飞要是真不回来,我娶你。
牛二,你个傻大个,我才不要嫁给你,我只喜欢阿飞,你给我去把阿飞找回来。
我一定把阿飞找回来,可是,这四条路他走的哪条?我只有两条腿他却有四条。
牛二出发了,给莫莫准备了一堆柴一堆鱼,说莫莫你等我,三天内我一定回来。
莫莫用狗尾巴草缝合了牛二的鞋子,看着牛二穿上它,踏上了寻找阿飞的征程。


(三)

其实目送牛二离开的不只有莫莫,树上一直垂着一根长长的衣带,就着风飘扬。
莫莫靠着马车睡着了,那根衣带突然飞起来了,带出一大片白色和黑色的裙裾。
这一大片犹如一朵黑白牡丹盛放的衣裙,缓缓地落在了马车顶上,合成花骨朵。
阿飞去了哪里,牛二不知道,莫莫不知道,自然有人知道,当然就是这个人了。

良久的凝视后,黑白衣裳飞身下了车顶,缓缓转过身来,若有似无地轻叹一声。
指尖轻触莫莫那睡梦中犹带泪痕的脸颊,收回手,这人说道,以后你要听我的。
一无所知的莫莫不知道自己已经离开了马车,那带着阿飞、牛二自由梦的马车。
她被轻轻的裹进了黑白花瓣,几个起落,去了数丈远,莫莫不知道马车着火了。
牛二的二叔已经走在官道上了,背着简单包袱,他一路打听,可有人看到马车。

牛二当然没有找到阿飞,三天后,他当然也看不到莫莫了,他看到了二叔。
二叔坐在那棵大树下,抱着半个黑乎乎的轱辘,牛二也认出来了那个轱辘。
轱辘上的铆钉,是牛二他那做铁匠的爷爷打的,后来爷爷就被抓去铸剑了。
牛二后悔了,他看着二叔抱着那半个轱辘走后,站了一会儿,便走入暮色。

(四)

阿飞不见了,莫莫被不明人物带走了,牛二走向了自己也不知道的未来。
带着侠客梦想的出走的三个少年,在槐树下各奔天涯,离小镇约三百里。

    青色的晨雾腾起在林间,隐约中一只猴子吊挂在高大的枝头。它圆圆的眼睛一瞬不瞬地盯着林间舞剑的白衣少年,还不时发出如同叫好的啸声。剑气如霜,这早秋的树叶随着少年的舞动不由自主地萧萧落下。他那清冷的眉目与抿紧的唇,娴熟的剑术与凌厉的身姿,使这少年看起来气势如虹。
    师叔!师叔!远远地一个声音传来。林间窄窄的小路上跑来了一个小道士。约莫七八岁,黑色的锦带束发,着灰色道袍,黑色道靴。跑得太快使他差点摔倒,白衣少年收剑、旋身、一个起落,接住了已经有半个身子着地的小道士。那只皮猴儿跳下树来,在旁边兀自跳着叫着,仿佛是笑话小道士的笨拙。小道士顾不得自己还在白衣少年臂弯里,跟猴子扮起了鬼脸。
    放下小道士,白衣少年轻抚微皱的素衣,也不问小道士那么慌张是什么原因,兀自收了剑,往山林外步去。小道士跟猴子蹦跳着跟在后头。
    “师叔,你怎么就不问我什么事呢?”小道士红扑扑的脸上很是不满意白衣少年的表现。
    “我不问,你也会说。”白衣少年头也不回地答,声音轻柔之极如春风拂面。
    “每次都这样,这次我偏不说!”一撅嘴,小道士赌气地放慢了脚步。
    白衣少年回头, 摸摸小道士的头,拉开一抹微笑:“那么,我就不听了。”然后笑着转身继续走路。小道士脸色红白相间,煞是好看。
    “师叔你太坏了!”小道士跺脚,跑步跟上,拉住白衣少年的衣袖。片刻实在耐不住了,就说:“师傅在后山练功,捡了一个人回来!”说完了又观察师叔的表情。
    “哦?”白衣少年的淡淡地应了,示意小道士继续讲下去,见小道士得意的表情,便摇头微笑道:“然后呢?”
    “然后啊!那个人……”
    各位看官估计已经明白了,此时,我们已经来到了武当。白衣少年正是虚谷,而小道士正是清风子的小徒弟希武。言归正传。
    清风子早起练功,打坐完毕,例行观水,突然发现数丈外有一人趴在溪水旁的石头上。。清风子飞身近前,把脉后确定此人还活着,倒在溪水旁,看样子是想喝水,力竭而暂时昏迷了。清风子拿出水壶,缓缓注水湿润此人干裂的唇,然后又拿出一粒药丸就水给服下。把人带回了道观,又派了希武去寻虚谷,虚谷长于岐黄医道。

 
 

版权所有@ 全球功夫网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汇欣公寓S座2008    邮编:100000

市场招商电话:010-84991089     传真:#     邮箱:#

技术支持:中国网库      备案号:京ICP备09071544号

网站成立于2009年6月6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