那年夏天

来源:全球功夫网         记者:范婷

 

那年夏天
17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早晨,坐我背后的男生,突然递给我一把梳子,桃木制,褐色,打磨得很光滑,手感挺好。
这是我第一次收到男生送的梳子。他是个长的很好看却很冷漠的孩子(在我眼里,他一直都是个孩子),一点也不爱说话,全班同学都知道他,但他却一个同学的名字都不知道,甚至没一点印象。但就是这个如此奇怪的一个人,他叫出了我的名字,还主动跟我讲了话:
 “你今天头发有点乱”这是一句很奇怪的话
这声音恍惚得不似真的,但我却清楚的听到,并知道这是对我说的
 “是···恩·今天早上我的梳子断了”我尴尬的说,有点不好意思,看到他那惊鸿一瞥的笑容,我的脸红了。
他笑了,是的。这个笑容恍若千年的冰封雪岭上,突然绽放的那朵红莲,美丽,温暖,眩目。
于是 第二天早上,我收到了那把梳子。
毫不在乎与太在乎都会让人失去!
对这把梳子,我是不甚在意的,当然不会费心思要知道送梳子的特殊含义。梳子不会说话,不会说话跟不说话是一样的静默,别人是不会懂得它的心里所想的。
我再一次乱着我的长发坐在了他的前面,那把梳子,我找不到了。
 “你没梳头发!”有这么明显吗,他刚到就跟我说这样一句话。
 “恩,是的,梳子找不到了,就是你送的那把”我用手指耙耙长发,不以为然。
他不再说话,但那个最后的眼神却意味深长,我居然看到了伤痛与绝望,为什么?我没办法去弄清楚,慌忙的转过头去,不再看他,心却无法平静。
下课后,我冲回寝室,翻箱倒柜地寻找那把乱了我心的梳子,终于在床下,我找到了它,一只鞋子挡住了它,但还是被我找到了,不是吗?我高兴地握着它,感觉它的光滑,却想到了要哭。
第二天迫不及待地想告诉他我找到了梳子,等了很久也不见他来, 最后去问他的死党,那个人告诉我,近几天他不会来了,为什么?不为什么。这个人的眼神另我害怕,他的拳头松了又握……
我突然就明白了,关于梳子,关于那个不爱说话的后桌,那些不会说的,那些没说的,我都懂了,都听见了。
我把梳子随身携带,再不敢乱丢,甚至连水也不让下,怕浸变形了,那个久久空着的后座,突然那么重要,我天天早到,忙着擦我的和他的桌子,怕他什么时候就来了,桌子是脏的。书本整理了一遍又一遍……
许久不见的他再次出现的时候我觉得他瘦了,能够再见就是不错的,一种莫名其妙的痛牵动了我的心。而他不再跟我讲话,不爱讲话的他自从送了梳子给我后,我们的交谈就多了很多,这使我明显的有别于其他同学,可是现在,他不再愿意跟我讲话,看我的时候一如陌路,冷静而冷漠。
我叫住放学后往外走的他,他走到教室外,停下,右手牵住了一个等在外面的女孩子的手,回过头笑:“正好,这是我女朋友,幼兰!”我顿住,他笑着看我,眼红,无语······再不走,那些控制不住的泪水就要决堤了,我扭头就走,来不及表现我的风度与教养。
慌忙转身的那瞬间,捕捉到他的那个眼神让我觉得可笑,这真是个孩子,他那漂亮的眼睛里盛满了,胜利与得意。
他胜利了,他在我的眼里看到了相同的伤。
他得意!我的名字叫桑兰,而那个她叫幼兰,呵呵!这孩子!
梳子断了,太久没浸水掉在地上只传来一声脆响,就变成了两截,这一次,我永远地失去了它。但我很快就有了别的梳子,自己买的。
很多年后的今天,有人告诉我送你梳子的那个男孩是为了表示愿意为你梳头一辈子。
那把断梳,我收着有些日子,最后还是不见了。
17岁那年的一个故事,终了无凭据。
 
也许,在每个女孩的一生中,或多或少都会收到别人送你的梳子,你那把梳子还在吗?
        

版权所有@ 全球功夫网

地址:北京市朝阳区汇欣公寓S座2008    邮编:100000

市场招商电话:010-84991089     传真:#     邮箱:#

技术支持:中国网库      备案号:京ICP备09071544号

网站成立于2009年6月6日